一起吃薯片咔嚓咔嚓嚓嚓

「 既然无法变得更伟大,那就请你放过我吧。

关掉社交软件,让我们来做快乐猪猪吧!

{ 2018-06-18 /1 }
 

——

滞步。

昔日朦胧街巷分割出河流模样,献祭般涌入湿润生命元素,或鲜亮,或苍白,又或灰沉,风交融了混合色泽随水流疾走涌入雨幕。纷乱气流趁机从深灰积雨云中堪堪挥过,拂起路边树叶上下浮沉。

- 糟糕了,不快点回去的话.....

足跟仍余有与地面摩擦沙砾般触感,耳畔窸窸窣窣停留了雨声坠地脆响,视线已被细密雨幕遮掩。虽言谈神色仿若慌乱无措,嘴角却勾起隐秘弧度依旧滞步于雨雾蒸腾中闲然自若。无视额前碎发如同沾水柳叶,泰然举伞收回杂乱目光凝视前方。

眼前有燕羽毛残卷破折,双翼慌乱张开如同刀锋般脆弱易碎,正不堪阻力匆匆坠地,随后一瞬翼尖复而拢起逆风而去。

这条街处处充斥着非日常,不是很有趣吗?...

{ 2018-04-07 /3 }
 

-

满天无一明星。

风尘味比往日淡薄,浮动在了渐近渐潜的迷雾里,而后顺势弥散开来。夜色愈浓,月光遮蔽在厚重云层中毫无光亮。浓稠黑暗伴随着低沉气压侵没而来,微小粒子攒聚着游走于寂静城市中,晃动着,混浊着,于是连黑也索性不纯粹了。视线就这样直直跌入暗夜中,废弃建筑尽显淡漠冰冷,不安定气息充斥开来。

唯有天空中扭动的阴影低头凝视着。

多用建筑的顶楼。风拂,额前凌乱碎发浅浅翻涌,身陷其中浑然无感,视线堪堪游刃有余。眼前夜的帘幕,乌黑混着惨黑,只觉委实难虚,飘忽意识游离半晌收于沉寂。淡然站立一角阴影,半阖眼眸凝神远视,脑中盘旋了若干未知情绪,喧噪沉寂,交织成片,轰然骤起一瞬而后沉压心底,杂糅于一...

{ 2018-04-06 /5 }
 

突然发现、爆豪同学是十分有趣的人-

为何在此之前为什么没有发现暂且不过问、毕竟自己不甚了解、大概黑影也无法给予我准确答案-
嗯、看起来爆豪同学不喜欢西瓜味的雪糕、刚才似乎好不容易让他接过去我送的特别礼物之后,他的脸变得比西瓜雪糕更要红了、虽然我也考虑过是否是因为他过于激动和喜悦、或者说西瓜味的雪糕色素添加太少了,总而言之最后是被黑影毫不客气排除掉了各种可能性并添加以气恼的解释、那么眼下只有一种办法了、黑影、我们果然还是尽快把爆豪同学送去医务室吧、刻不容缓了!

 

龙之峰逆流(不是)

-

是人,人人人,由人组成的一整团“群众”。

东京,中央出票口前。夕阳余晖有条不紊地滑落下来,渐渐侵入地平线的另一边。介乎残红与灰黄的斑驳色彩已经被悄然画上平淡一日结束时的收尾句号。与稍显落寞的黄昏之景形成对比的,便是这人潮涌动之海。扩展在眼前的是人,目光所及全部挤满了人,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才意识到正值下班放学的高峰期,慌乱之余索性就此站立于漠然前行的人群当中,攥紧了行李背带不知所措。

将要迎来什么?

广大的空间,池袋站。震慑于眼前景象,思绪尚未平整下来,心中隐隐兴奋却早已翻涌开来,奇妙的律动撞击着心脏深处。然而与此同时泛上脸颊的,却是完全相反的另一番面貌:些微的紧张和困惑,以及完...

{ 2018-04-01 /3 /5 }
 

「每天开心」真是极具有魔力的东西了。我不想要难过,所以我每天都做梦。白天做白日梦,晚上做更久更深的梦。睡到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以后,黑狗在后面追我,而我在前面穿得像个古罗马世纪的骑兵耀武扬威,如同夸父追日般,执着地追着「每天开心」的太阳,它永远不落但也永远逐不到。我深知,即便一个幸运我停住落日的深山边际线,来装下它盛灿的烈日灼光。一旦靠近便会逃离,一旦逃离又会靠近。那我何时能获得永恒的太阳呢?

{ 2018-02-19 /1 }
 

我在发出求助信号,并不是在单纯的诉说。看见我了吗?听到我了吗?即便说不出话或者阻止自己诉说,我也想尽办法去得到回应。

别人的痛苦怎么样都好,看看我啊,我的痛苦就清清楚楚写在你面前呢!为什么不看看我呢?接住我的求助信号啊!

再不快些第一个信号就要熄灭了,接着我也许会再发出一个新的信号!快,快来找到我!拖我出去,我走不出来了!你就跟着它一路小跑来抓住我,你怎么还没有过来呢?我又发出了一个新的信号?你听见了吗?你看到了吗?我把我的痛苦全部输送进去,我尽量让第二次的信号看起来强烈些,这一次你就能循着它找到我了。为什么你还是没有拽住我呢?我快要被黑暗淹没了!我快要被海水吞噬了!你快看看它呀,我在向你...

{ 2018-01-11 /2 }
 

然后看见矮兮兮的小屁孩就想踩扁或者踹一脚,像打地鼠一样噼里啪啦非常热闹。恶作剧的心理了。

 

如果爆豪变成夏日汽水。

如果爆豪变成夏日汽水,然后绿谷出久去买汽水,晃晃晃晃晃,滋滋滋滋,boom!然后爆豪们溢出来了,变成了汽水小人,爆豪们很生气,

“废久去死吧!”
“废久你在干嘛”
“废久你过来我给你看看我的拳头”

爆豪变成了叽叽喳喳炸毛的爆豪。绿谷就一脸窘迫地道歉,然后把爆豪一个个捡起来,放进瓶子里盖好盖子,爆豪们更生气了,他们没有节奏感地敲打着玻璃瓶。

“废久你给我等着”
“垃圾废久,你是不是想死啊”
“放老子出去!”

可是绿谷没听见,大概是因为爆豪们变小了。爆豪们虽然很生气,但是他们还是冷静地在思考办法,他们开始叽叽喳喳着叠起了罗汉。一个叠一个,一个叠一个,叠得很整齐,嗯满足了我的强迫症。像个团子一样,啊...

{ 2017-08-16 /5 /12 }
 

Dwight_:

要以一次单独的灾祸磨灭一个人是不可能的,像拧毛巾,再使点劲总能出来几滴水,能哭出来就还有救,可如果什么也不做,挂在太阳底下,水悄无声息就蒸干了,一滴也不剩,干得像沙。

{ 2017-07-28 /59 }
 
1 2

© 一起吃薯片咔嚓咔嚓嚓嚓 | Powered by LOFTER